Left

              藍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藍海文苑

              西沙海戰——我司漁船發揮的作用 作者:王振顯 2021-04-24

              講起西沙海戰各位都不陌生,因為西沙海戰是我司的一段光榮歷史。今天我就跟大家一起回顧歷史,感悟使命,汲取營養,傳承精神,奮進今朝。

              一、關于西沙群島

              我在講述西沙海戰之前,我們先了解一下,西沙群島的歷史歸屬、地理位置和戰略意義:

              歷史歸屬:西沙群島位于古代“下西洋”的航路上,中國人在很早以前就在西沙群島上留下了足跡。19505月海南島解放后,廣東省和海南行政區水產局先后組織從業人員前往西沙群島等海域調查水產資源。1959年海南行政區分別設立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和中沙群島辦事處,正式對西沙等三個群島實施行政管轄。

              地理位置:西沙群島為南中國海的四大群島之一,是南中國海陸地面積最大的群島,其有22個島嶼,7個沙洲,8座環礁,1座臺礁和1座暗礁海灘。陸地面積約10平方公里。西沙群島最大的島嶼是永興島,面積3.16平方公里。西沙群島位于海南島的東南方,永興島北距海南省三亞市約300公里,西距越南430公里,是扼南海航道之要沖處南海諸島之樞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西沙群島的戰略意義:

              1. 輔助保衛海南三亞的南海艦隊基地和核潛艇基地;

              2. 控制南海主航道;

              3. 支援中沙黃巖島;

              4. 支援中國南沙及中轉;

              5. 開發西沙和北部灣南部海域油氣資源。


              圖片4.png圖片5.png

              二、西沙海戰背景

              雙方沖突是從19738月開始,南越軍艦在西沙海域不斷地驅趕和抓捕中國漁民,并登上一些島嶼。中國當時對南越的這些行為一無所知,事后才從漁民的報告中得知相關情況。中國隨即采取了邊防斗爭中的一貫策略,派武裝漁船及民兵到西沙群島海域堅持從事漁業生產,并登上琛航島建立生產加工海參、貝類等基地,與南越軍隊針鋒相對。19741月15日,南越政府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警告,派出陳慶渝(HQ-4)號和李常杰(HQ-16)號2艘驅逐艦并搭載西棲部隊侵入西沙海區,并在17日派出50多名特種部隊登上甘泉島和金銀島,強行取下中國國旗,插上南越國旗。

              19741月中旬,面對南越軍隊不斷入侵和挑釁,中央預判西沙可能引發一場戰爭。毛澤東主席在審閱軍委關于西沙局勢的報告時說:“看來,不打一仗不足以維護中國的海洋主權!”定下了西沙海戰的基調。1月16日,南海艦隊奉命組建由海軍榆林基地副司令魏鳴森任指揮的海上指揮組,率領271、274號獵潛艇編隊向西沙群島海域進發,實施巡邏行動。隨后396、389號掃雷艦和281、282號獵潛艇也相繼到達西沙海域集結待命。針對南越海軍1月17日的登島行動,周恩來總理在1月18日召集了作戰會議,確定了“后發制人,政治上爭取主動,既要寸土必爭又不使戰爭擴大”的軍事斗爭方針。隨即命令已經到達西沙群島的魏鳴森“海指”要求艦艇編隊立即轉入戰時狀態。

              1月16日南越政府派往西沙群島執行奪島任務的2艘軍艦傳回消息,得悉西沙海域有2艘中共武裝漁船以及琛航島上有中國民兵存在。南越總統阮文在當天的內閣會議上即做出了從西沙島嶼驅逐中國人的決定,并向在峴港的海岸一區司令部下達了親筆手令。南越海軍行動部當即決定增派2艘軍艦驅逐艦陳平重(HQ-5)號和護衛艦怒濤(HQ-10)號,并搭載西棲部隊前去支援已經在西沙海域的陳慶渝(HQ-4)號和李常杰(HQ-16)號,組成一支特混艦隊,由南越海軍第三任務組指揮官何文鍔上校負責現場指揮。陳平重(HQ-5)號和怒濤(HQ-10)號于17日晚上21時左右離開峴港,18日上午9時左右抵達西沙群島,與已在當地海域的陳慶渝(HQ-4)號和李常杰(HQ-16)號會和。當晚23時左右,何文鍔收到海岸一區司令部發來的“西沙一號行動”緊急秘密指令:以和平方式占領琛航島;如中共開火,要立即還擊消滅他們;行動時間196時25分。這條電文被中國軍情機構截獲,并迅速轉給了魏鳴森的“海指”。

              魏鳴森率領的271、274艦編隊于17日上午10時到達永興島,當天下午15時即駛往永樂群島執行巡邏任務。約18時,編隊在琛航島以南發現1艘大型南越軍艦,便快速迎上去,距離300米時清楚地看到來艦是南越海軍陳慶渝(HQ-4)號,陳慶渝(HQ-4)號見到271、274艦編隊接近,趕緊向西退走。雙方軍艦第一次照面,就這樣結束了。

              圖片8.png 圖片7.png

              三、戰爭經過

              18日拂曉,南海艦隊收到我司漁船的報告:“南越軍艦已經行動?!?271、274艦編隊立即啟航趕往永樂群島海域,開始與陳慶渝(HQ-4)號和李常杰(HQ-16)號對峙、周旋,呈膠著狀態。上午8時30分,我司南漁402、407船故意向南越軍隊前一天登占的甘泉島駛去,李常杰(HQ-16)號立即前去攔截。誰知我司南漁402、407船也不是好惹的,船上所有的船員從船長到漁撈員都是我司精挑細選的民兵,他們利用淺水區與李常杰(HQ-16)號周旋長達5個小時,南越軍艦攔截未果。見此情形,陳慶渝(HQ-4)號丟下271、274艦編隊朝南漁407船沖去,結果其右錨爪掛住了南漁407艦駕駛室,兩船并在了一起,擺脫不開。見此情景,南越軍艦用高音喇叭不斷喊話,并威脅開火。突然,南漁407船汽笛大作,船長楊貴命令所有船員拿著自動步槍、輕機槍和***等輕武器,以射擊的姿態對著南越軍艦。楊貴船長站在駕駛樓上面對敵艦,拉破上衣,拍著胸膛,高聲大喊:“有種的往這里打!”雙方相持約半小時后,陳慶渝(HQ-4)號炮口歸零,隨后又掛出OD旗,南漁407船才解脫對方錨爪,脫離接觸。漁船斗敗驅逐艦,中國軍民士氣大振。約18時,陳慶渝(HQ-4)號、李常杰(HQ-16)號和趕來支援的陳平重(HQ-5)號3艘軍艦排成三角陣型,氣勢洶洶地向271、274艦編隊沖來。對此,271、274艦編隊毫不示弱,立即拉響戰斗警報,嚴陣以待。雙方距離最近僅100米,槍炮相對。最終還是南越軍艦先退走了。南越3艘軍艦的這個動作明顯是炫耀武力,進行心試探。敵艦退走后,南漁407、402船奉命前往琛航島配合389、396艦把100多名民兵運上了琛航島。

              講到這里,在雙方一觸即發之際,有必要交待一下雙方軍艦的實力對比:

              南海艦隊投入作戰艦艇6艘,其中:

              271、274獵潛艇:排水量320噸。裝備有1座85毫米單管主炮,2座37毫米單管機關炮,2挺12.7毫米機槍,2座1200型火箭深水炸彈發射裝置,2座大型深水炸彈發射炮,2座大型深彈投擲架。

              389、396掃雷艦:排水量570噸。武器有1座85毫米單管主炮,1座37毫米雙管機關炮,2座雙管25毫米艦炮,2座14.5毫米雙管機槍。

              281、282獵潛艇:排水量450噸。武器有2座57毫米艦炮,2座雙管30毫米艦炮,4座5聯裝1200型火箭深彈發射裝置,2個深水彈投放器。

              南越海軍投入作戰的艦艇4艘,其中:

              陳平重(HQ-5)號驅逐艦:排水量2080噸。武器有177、127毫米主炮,1座雙聯40毫米機關炮,2門20毫米機關炮。

              李常杰(HQ-16)號驅逐艦:排水量2040噸。武器有177、127毫米主炮,1座雙聯40毫米機關炮,2門20毫米機關炮,2門迫擊炮。

              陳慶渝(HQ-4)號驅逐艦:排水量1253噸,武器有2門76毫米自動艦炮,1座雙聯40毫米機關炮,820毫米機關槍。

              怒濤(HQ-10)護衛艦:排水量650噸,武器有1門76毫米艦炮,2座雙聯40毫米機關炮,6門20毫米機關槍。

              從以上對比可以看出,南越軍艦的噸位和火力都遠超中國軍艦。由于281、282獵潛艇是在海戰基本結束后才趕到戰場的,因而直接對戰的4艘中國軍艦的總排水量只有1780噸,不及南越1艘大艦,火力更弱,雙方的硬件實力懸殊很大。

              1月18日南越艦隊指揮官何文鍔收到“西沙一號行動”命令后,制定了以奪取琛航島為目標的作戰計劃,將特混艦隊分成兩組:第一組為打擊組,由火力強大的陳慶渝(HQ-4)和陳平重(HQ-5)驅逐艦組成,任務是占領深航島;第二組為輔助組,由火力稍弱的李常杰(HQ-16)驅逐艦和怒濤(HQ-10)護己艦組成,留在原地隨時準備支援,并指定了各的現場指揮,命令各艦做好海戰的戰斗準備。1月19日0時,由陳慶渝(HQ-4)和陳平重(HQ-5)組成的第一組按計劃出發,繞道向西然后向南,于6時左右抵達琛航島南部,準備輸送兩棲部隊上島。這時,何文鍔驚訝地發現中國海軍的271、274艦出現在琛艦島附近。隨后李常杰(HQ-16)和怒濤(HQ-10)號報告稱中國軍艦389、396艦出現在他們附近。中國軍艦能及時趕到,要多虧在當地海域執行任務的南漁402、407船,該兩船在進行作業的同時,不僅協助海軍行動,還負責監視南越軍艦的行動。所以,南越軍艦一開始行動,其行蹤就及時報到了南海艦隊。南越的登島部隊出發后,何文鍔再次撮合4位艦長準備作戰,并明確任務:一旦登島失敗,一組負責消滅271、274艦,二組負責消滅389、396艦,還向4位艦長交代戰術,每艦鎖定一艘中國軍艦,4艘軍艦要聽命令同時開火,以突然襲擊的戰術迅速癱瘓所有中國軍艦,同時,要求一組任務完成后,準備隨時向北機動支援第二組。面對4艘小噸位的中國軍艦,此時何文鍔信心滿滿,認為只要一聲令下,即可輕松取勝。

              圖片2.png 圖片1.png

              中國軍艦18日23時,“海指”收到軍委及廣州軍區電報,授權魏鳴森全權負責西沙前線敵斗爭,并明確斗爭原則:任何情況均不開第一槍,如越艦攻擊,應堅決還擊。19日5時50分,得到南越4艘軍艦開始行動的報告后,271、274艦編隊立即拉響了戰斗警報,雷達開機,全速向南越的李常杰(HQ-16)和怒濤(HQ-10)號沖去。這時速度較慢的389、396艦編隊也趕來。魏鳴森命令389、396艦留在原地,近距離緊盯李常杰(HQ-16)和怒濤(HQ-10)號,271、274艦編隊則轉向琛航島南面,對付陳慶渝(HQ-4)和陳平重(HQ-5)號。約7時30分,271、274艦編隊以臨戰狀態高速插入2艘越軍艦之間,距離2艦僅100米,發揮小艦機動性好和近戰優勢,明確己方2艦各對付1艘敵艦。10時20分,發現南越4艘軍艦同時拉開距離展開進攻隊形,魏鳴森見狀立即發出戰斗警報,通知各艦占領陣位,準備戰斗。

              南越特種兵登島遭到琛島民兵的猛烈攻擊,打死1人,傷3人后退回軍艦。何文鍔第一時間將登島失敗的消息報告給海岸一區司令部,幾分鐘后,海岸一區司令親自向艦隊發出了簡短而直白的命令:開火!19日上午10時24分,何文鍔再陳平重(HQ-5)號艦戰斗信息中心給4艘軍艦下大了“同時開火”的命令。戰斗開始后,雙方再琛航島西側的南面和北面捉對廝殺,南面271、274艦對陳慶渝(HQ-4)和陳平重(HQ-5)號,北面386、396艦對李常杰(HQ-16)和怒濤(HQ-10)號。這樣,西沙海戰是南越海軍先開的炮,但,中國海軍的炮彈卻先落到對方的軍艦上,因為雙方開炮時差就1、2秒鐘,中國軍艦是小口徑炮,炮彈飛行速度更快。

              由于噸位和火力差距太大,中國軍艦事先布置的戰術是:一旦打起來,各艦要邊打邊全速接近敵艦,發揮小艦小炮的近戰優勢,敢于“海上拼刺刀”,集中火力,2艦打1艦。北面的389、395艦集中打擊李常杰(HQ-16)號,南面271、274艦集中打擊陳慶渝(HQ-4)號(中方判斷該艦南越旗艦),打擊的重點是敵艦的訊通,雷達系統和指揮所,并以雙口徑炮掃射其艦面。第一輪炮擊,271、274艦編隊中靠后的274艦就被重點“照顧”(南越判斷該艦為中方旗艦,雙方對敵方旗艦的判斷都錯誤),其指揮臺就被炮彈擊中,政委馮松柏、副艦長周易通當場犧牲;389艦后甲板被擊中,燃大火,其他2艘艦也不同程度的受傷。但中國軍艦勇往直前,邊打邊快速接近敵艦,以最大限度地發揮近戰和小艦機動性好的優勢。由于戰斗琛航島的南北面同時進行,為了避免混,我就話分兩頭來表述:

              北面一開戰,389、396艦就急速沖向李常杰(HQ-16)號,利用小口徑炮的速射優勢,重點打擊其艦面炮位和通訊、雷達及指揮系統。小口徑速射炮彈如雨點似的落向李常杰(HQ-16)號,雖不能造成其重創,卻嚴重打擊了包括指揮室和炮位在內的艦面人員。交戰沒多久,“心理脆弱”的李常杰(HQ-16)號艦就頻頻向何文鍔求救,由于389、396艦與李常杰(HQ-16)號貼得很近,陳平重(HQ-5)號艦出手相助時,其發射的1發127毫米***擊中李常杰(HQ-16)號機艙,其機艙大量進水,艦身側傾。李常杰(HQ-16)號立即要求撤出戰場,何文鍔只得同意。這樣,開15分鐘,李常杰(HQ-16)號艦撤出戰場。389、396艦逐集中火力攻擊落單的怒濤(HQ-10)號,389艦雖然尾部著大火,但仍對著怒濤(HQ-10)號艦猛打猛沖,用85毫米主炮猛烈射擊,在接近怒濤(HQ-10)號艦時還用反潛火箭打了一個齊。由于沖的太快,389艦甚至與怒濤(HQ-10)號發生碰擦,該艦甲板上正好擺放著準備運送給島上民兵的輕武器,389艦不在戰的艦員立即用***、***和火箭筒等輕武器向怒濤(HQ-10)號亂打了一陣,經389、396艦的連續打擊,怒濤(HQ-10)號艦體受到重創,指揮室被炮彈擊中,艦長及指揮室多人陣亡,軍艦失去控制,原地打轉,艦炮也大多啞火了,這樣,北面的戰事暫時停息。

              1.jpg 3.jpg

              南面的2艘南越軍艦屬于打擊組,艦大,火力也更強大,因而戰斗更加激烈。激戰中,1發炮彈擊中陳平重(HQ-5)號艦的指揮中心,引起大火,還在指揮中心的何文鍔被氣浪沖擊,左腿摔斷,因此,陳平重(HQ-5)號艦乘機撤離戰場向外海退去。得知北面的李常杰(HQ-16)號逃走,怒濤(HQ-10)號失去戰力的消息后,魏鳴森立即命令389、396艦全速南下,與271、274艦合力打擊陳慶渝(HQ-4)號艦。這時,271、274艦艦體多處被擊中,尤其是274艦,其被127毫米炮命中5發,76毫米及40毫米炮命中10多發,除主副炮、主輔機、羅經外,其他系統全被打壞,操舵設備全部失靈。即便這樣,274艦毫無畏懼,以車代,仍與271艦一起快速抵達并連續炮擊陳慶渝(HQ-4)號艦。389艦后艙大量進水,艦首上翹,尾部下沉,甲板上濃煙滾滾,艦員大量傷亡,仍全速趕到南面參加戰斗。在4艘艦艇的合力打擊下,戰至11時,陳慶渝(HQ-4)號艦受傷嚴重,艦體15厘米以上的彈洞就多達31個,也被迫脫離戰場。此時,魏鳴森發現389艦有沉沒的危險,立即命令其全部駛往琛航島搶灘,并命令396艦前去護航。整個海戰過程的戰場形勢,真的是兇險異常。此時,陳平重(HQ-5)號艦又返回戰場向271、274艦開炮,2艦不顧自身嚴重受損,立即全部迎上去,集中火力打擊陳平重(HQ-5)號艦,至其唯一一門127毫米主炮被打壞,單邊帶通訊天線被打斷,對外通訊全部中斷,右彈藥艙著火。11點25分左右,何文鍔從望遠鏡中發現東邊8—10海處有2艘中國艦艇正快速接近,其戰斗意志徹底崩潰,命令陳平重(HQ-5)號艦撤出戰場和陳慶渝(HQ-4)號艦一起朝東南方向逃去。后李常杰(HQ-16)號又回戰場,意欲解放怒濤(HQ-10)號。見此,271、274艦和護送389艦沖灘成功的396艦又急速趕回戰場,李常杰(HQ-16)號見狀掉頭就跑,直接回峴港去了。至此,西沙海戰基本結束。281、282艦趕到戰場時,只有怒濤(HQ-10)號在原地打轉,立即對無法動彈、已失去戰斗力的怒濤(HQ-10)號發起進攻,至14時52分將其擊沉。

              西沙海戰勝利的消息傳到軍委后,中央軍委對形勢做出研判后,立即命令南海艦隊乘勝收復被南越侵占的珊瑚島、甘泉島、金銀島。1974年1月20日南海艦隊發起收復西沙三島的登陸作戰,動用2個連的兵力,乘橡皮艇和小舢板,在海軍艦艇炮火的掩護下,順利登上三島。登島作戰告,傷南越士兵6名,俘虜48名,包括1名美國顧問。中國海軍一舉收復自1956年以來被南越占據的珊瑚島等所有西沙群島。

              圖片3.png 圖片6.png

              四、重要意義

              西沙海戰的勝利,除高層決策正確、戰場指揮得力、戰術得當、官兵作戰英勇以外,與我司南漁402、407全體船員以及廣大民兵所發揮的作用是分不開的。因此,戰后南漁402、407船榮立集體二等功,駐琛航島后組榮立集體三等功,公司民兵2人榮立一等功,6人榮立二等功,35人榮立三等功,他們在保護我國神圣的領海主權中做出了特殊的貢獻。

              今天,我們在這里回顧這段歷史,目的是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司的光榮歷史,學習他們的優良傳統、戰斗作風和創業精神,鼓勵我們在新的征程上披荊斬棘,再創輝煌。


              Right

              海南省南?,F代漁業集團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瓊ICP備17001608號-1

              国产精品视频一区国模私拍,国产精品视频展播,国产精品视频综合区,国产精品视视频一区二区,国产精品手机在线观看你懂的